6, 8月 2022
欧美洋文的汉文“准确译文”示例

。译文理应以“信”为准,“准确至上”。若欧美洋书洋文之原文既不“达”,又不“雅”,为何要帮它通畅高雅起来?所以鲁迅的“反潮流”译文原则“直译”和“宁信而不顺”才正确。

按照“准确至上”译文原则,译文务需避免“达雅”式美化。例如人教社最新版七年级语文下册有一篇“阅读文”《伟大的悲剧》,其前三段译文理应质朴、“准确”如此:

耶元1912年1月16日这一天,斯科特一行清晨出发,走得比平时更早,为的是早一点看到非常美丽的秘密。焦急的心情早早地把他们从自己的睡袋中拉了出来。到中午,这五个坚持前行的人已走了14公里。他们热情很高地行走在没有人迹的白色雪原上,因为现在再也不可能达不到目的地了,为人类所做的决定性业绩几乎已经完成。可是突然间,伙伴之一的鲍尔斯不安起来。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广阔雪地上的一个小小的黑点。他不敢把自己的猜想说出来:可能已经有人在这里树立了一个路标。但现在其他人也都可怕地想到了这一点。他们的心在颤抖,只不过还想尽量安慰自己罢了——就像鲁滨逊在无人岛上发现陌生人脚印时尽力想把它看成自己的脚印一样。其实他们已经明白:以阿蒙森为首的挪威人已在他们之先到过这里了。

没过多久,他们发现雪地上插着一根滑雪杆,上面绑着一面黑旗,周围是他人扎过营地的痕迹——滑雪板的痕迹和许多狗的爪印。在这残酷的事实面前已经不必再怀疑:阿蒙森在这里扎过营地了。千万年来没人到过,或者说,自古以来从未被人类看见过的地球南极点,竟在很短的时间之内——一个月内两次被人发现。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听说过的最不可设想的事。而他们恰好是第二批到达的人。他们只是迟到了一个月。虽然过去流逝的时间有几百万个月,但现在迟到的这一个月,却显得太晚了——对人类来说,第一个到达者拥有一切,第二个到达者什么也不是。一切努力都白费了,经历的辛苦显得非常可笑,几星期、几个月、几年的希望完全可以说是疯狂。“经历了这么多辛苦和数不清的痛苦烦恼,风里吃,露天睡——这一切到底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这些探险梦想?可现在这些梦想全完了。”斯科特在他的日记中这样写道。泪水从他们的眼里流出。虽然非常疲劳,这天晚上他们还是睡不着觉。他们像被判了刑似的失去了希望,郁闷地继续走着那一段到极点去的最后路程,而他们原先想的是:欢呼着冲向那里。他们谁也不想安慰别人,只是默默拖着自己的脚步往前走。1月18日,斯科特海军上校和他的四名伙伴到达南极极点。由于不再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人,这里的一切并没有使斯科特觉得非常耀眼。他只用冷淡的眼睛看了看这块让人伤心的地方。“这里看不到任何东西,和前几天让人恐惧的单调没有任何区别。”这就是罗伯特.福尔肯.斯科特关于南极极点的全部记叙。他们在那里发现的唯一不平常的东西、不是由自然界造成的,而是由竞争对手造成的,那就是飘扬着挪威国旗的阿蒙森的帐篷。挪威国旗像是在,得意地在这被人类冲破的堡垒上哗哗飘响。它的占领者还在这里留下一封信,等待着这个不认识的第二名的到来。他相信这第二名一定会随他之后到达这里,所以他请他把那封信带给挪威的哈康国王。斯科特接受了这个请求。他要忠实地去执行这个最无情的责任:在世界面前为另一个人完成的探险业绩做证,而这一事业正是他自己所热情追求的。

他们郁闷地在阿蒙森的胜利旗帜旁插上英国国旗——一面迟到的“联合王国的国旗”,然后离开了这块“对不起他们探险雄心”的地方。在他们身后吹来暴烈的冷风。斯科特带着不好的预感在日记中写道:“回去的路使我感到非常可怕。”

本文作者茨威格是奥地利作家。我不知道原文是德文还是英文,仅仅删改了教材译文中的中文成语和“达雅”美化词汇,是不是立刻就大大“减色”了?

1912年1月16日这一天,斯科特一行清晨启程,出发得比平时更早,为的是能早一点看到无比美丽的秘密。焦急的心情把他们早早地从自己的睡袋中拽了出来。到中午,这五个坚持不懈的人已走了14公里。他们热情高涨地行走在荒无人迹的白色雪原上,因为现在再也不可能达不到目的地了,为人类所做的决定性的业绩几乎已经完成。可是突然之间,伙伴之一的鲍尔斯变得不安起来。他的眼睛紧紧盯着无垠雪地上的一个小小的黑点。他不敢把自己的猜想说出来:可能已经有人在这里树立了一个路标。但现在其他的人也都可怕地想到了这一点。他们的心在战栗,只不过还想尽量安慰自己罢了——就像鲁滨逊在荒岛上发现陌生人的脚印时竭力想把它看作是自己的脚印一样。其实,他们心中早已明白:以阿蒙森为首的挪威人已在他们之先到过这里了。

没过多久,他们发现雪地上插着一根滑雪杆,上面绑着一面黑旗,周围是他人扎过营地的残迹——滑雪板的痕迹和许多狗的足迹。在这严酷的事实面前也就不必再怀疑:阿蒙森在这里扎过营地了。千万年来人迹未至,或者说,太古以来从未被世人瞧见过的地球的南极点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一个月内两次被人发现,这是人类历史上闻所未闻、最不可思议的事。而他们恰恰是第二批到达的人,他们仅仅迟到了一个月。虽然昔日逝去的光阴数以几百万个月计,但现在迟到的这一个月,却显得太晚太晚了——对人类来说,第一个到达者拥有一切,第二个到达者什么也不是。一切努力成了徒劳,历尽千辛万苦显得十分可笑,几星期、几个月、几年的希望简直可以说是癫狂。“历尽千辛万苦,无尽的痛苦烦恼,风餐露宿——这一切究竟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这些梦想,可现在这些梦想全完了。”斯科特在他的日记中这样写道。泪水从他们的眼睛里夺眶而出。尽管精疲力竭,这天晚上他们还是夜不成眠。他们像被判了刑似的失去希望,闷闷不乐地继续走着那一段到极点去的最后路程,而他们原先想的是:欢呼着冲向那里。他们谁也不想安慰别人,只是默默地拖着自己的脚步往前走。1月18日,斯科特海军上校和他的四名伙伴到达极点。由于他已不再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人,所以这里的一切并没有使他觉得十分耀眼。他只用冷漠的眼睛看了看这块伤心的地方。“这里看不到任何东西,和前几天令人毛骨悚然的单调没有任何区别。”这就是罗伯特.福尔肯.斯科特关于极点的全部描写。他们在那里发现的唯一不寻常的东西、不是由自然界造成的,而是由角逐的对手造成的,那就是飘扬着挪威国旗的阿蒙森的帐篷。挪威国旗耀武扬威、扬扬得意地在这被人类冲破的堡垒上猎猎作响。它的占领者还在这里留下一封信,等待着这个不相识的第二名的到来,他相信这第二名一定会随他之后到达这里,所以他请他把那封信带给挪威的哈康国王。斯科特接受了这项任务,他要忠实地去履行这一最冷酷无情的职责:在世界面前为另一个人完成的业绩做证,而这一事业正是他自己所热烈追求的。

他们怏怏不乐地在阿蒙森的胜利旗帜旁边插上英国国旗——一面姗姗来迟的“联合王国的国旗”,然后离开了这块“辜负了他们雄心壮志”的地方。在他们身后刮来凛冽的寒风。斯科特怀着不祥的预感在日记中写道:“回去的路使我感到非常可怕。”

仅仅这三段,我的质朴“准确”译文就删改了以下20个汉文成语和40个汉文“雅词”:

坚持不懈,热情高涨,荒无人迹,人迹未至,闻所未闻,不可思议,千辛万苦,风餐露宿,夺眶而出,精疲力竭,夜不成眠,闷闷不乐,毛骨悚然,耀武扬威、扬扬得意,猎猎作响,冷酷无情,怏怏不乐,姗姗来迟,雄心壮志。

启程,无比,拽,无垠,紧紧,战栗,竭力,早已,残迹,足迹,严酷,太古,世人,极短,恰恰,昔日,逝去,光阴,徒劳,历尽,十分,简直,癫狂,无尽,究竟,尽管,冷漠,描写,寻常,角逐,相识,履行,职责,热烈,辜负,刮来,凛冽,寒风,怀着,不祥。

我的质朴“准确译文”没了这60个汉文成语和“雅词”,是不是寡淡乏味了太多?没错,茨威格的外文原文,本就不会如“达雅”汉文那样绚丽多彩,打动人心。

1, 8月 2022
现在永远都是开始的最好时机

作家周岭说:“现在永远都是开始的最好时机——这不是什么安慰人的话,这是事实”,每个年龄段的人都不会错过,从眼下、当下开始。

其本人曾经也是个“醒着的睡着的人”,也是从36岁开始探索,要主动创造成就,不再被动承受现状。其广泛涉猎知识,从脑科学、认知科学、心理学、行为科学、社会学及其他学科中,找到了实现梦想的方法和路径。

1911年,有一场挑战南极探险的比赛,两支探险队的队长分别为挪威探险家罗德·阿蒙森和英国探险家罗伯特·福尔肯·斯科特,两支探险队均是由5人组成。

10月19日,阿蒙森探险队从基地鲸鱼湾出发,5天后,斯科特探险队从麦克默多海峡出发。

阿蒙森队探险路程中有众多艰难险阻,由于准备充分,交通工具也没有出现大问题,于12月14日到达南极,并把挪威的国旗插在了那里。次年1月,阿蒙森探险队安全返回基地。

斯科特探险队,出发没多久摩托车就坏掉了,而狗和马的行进速度不一样,时间长了之后,狗经受不住严寒,没多久,马也不行了,后面人力来拉雪橇,时间上自然拖延了很久。

1912年1月16日,当他们赶到南极点时,发现挪威的国旗已经插在了南极。不幸的是,因为他们晚到了一个月,往回走的时候天气骤变,全军覆没。

一个探险队顺利上去,安全回来,另一个探险队却无人生还。结果只有一个原因,挪威团队出发前做好了工具和人等方面的充分准备;而另外一个探险队却恰恰相反。

爱因斯坦说“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不是,而是“复利+时间“,复利是人类已知的世界第八大奇迹”。复利思维就是通过掌握底层规律,使事物按照一定的指数不断反复增强的思维模式。

拥有复利思维,我们就会明白最初的增长是非常缓慢,甚至到了我们难以察觉的程度,在到达拐点之前我们需要长时间的忍耐,一旦突破拐点,增长就会非常迅速。

正如巴菲特所说“人生就像滚雪球,关键是找到足够湿的雪和足够长的坡”,大多数成功人士正是拥有了复利思维,才能在各个领域取得非凡的成绩。

正如网上流传的那样,每天多做0.01和每天少做0.01,结果会有什么不同呢,答案非常明显,1.01的365次方约等于37.8,而0.99的365次方约等于0.03。

48岁时,认识到射电望远镜不单单与地外文明有关,对于预防违法犯罪,捕捉监控定位都有很大的作用,中国也需要这项技术,绝不能落后于他国。

94年,在他的苦心钻研下,提出“500米口径的球面射电望远镜”的概念,亲自远赴贵州,跋山涉水先,开始了长达十二年的选址工作,于2007年才终于找到了场地,此时,他已经62岁。

报考大学时,文史方面,他的成绩远远领先于其他考生,但是,英语与理化学科的成绩差强人意,其中,物理试卷仅仅取得了5分。

令人大吃一惊的是,当他听到东山省沦陷的消息,他毅然放弃了文史,改读物理。

在各方面努力争取的情况,学校允许他试读一年,前提是在这一年时间里物理成绩必须达到学校的要求。

日后,又跨界应用数学,国际上以钱氏命名的力学、应用数学科研成果就有“钱伟长方程”“钱伟长方法”“钱伟长一般方程”“圆柱壳的钱伟长方程”等。

人生的道路没有固定的方程式,我们既不是按照父母的期望而活,也不是按照老板的要求去工作,我们应该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

31, 7月 2022
欧洲各国国旗的历史渊源简述:上帝的归上帝拿破仑的归拿破仑

国旗是一个国家主权地位和尊严的象征,也是一国国民归属感、荣誉感和自豪感的体现。

欧洲国家的国旗按图案与颜色大致分为四种类型即“十”字旗、三色旗、双色旗及变种旗。有人将这种划分形容为“上帝的归上帝,拿破仑的归拿破仑”,其实只不过化用了那句耶稣名言

三色旗以荷兰、法国、意大利、德国、俄罗斯等国为典型代表,主要受尼德兰革命及法国大革命与拿破仑战争影响;三色旗又分为横、竖两种。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哪种国旗类型,都会出现一些变种。有的国旗上会带有国徽,比如葡萄牙与西班牙国旗;有的是多都旗型的变种,比如英国与希腊国旗。

按照传统的说法是,1219年,沃尔德马二世在攻打爱沙尼亚异教分子时,丹麦的国旗从天而降。上面那个不对称的“十”字成为了其他北欧国家国旗的样本。

现在的瑞典国旗始于 1906年,它的起源可以追溯到 16 世纪。颜色是从瑞典王国军队的标志而来(蓝色田野上的三个金皇冠)。19 世纪,曾在旗帜的边缘地带出现了一个把瑞典国旗和挪威国旗综合起来的图案(像英国国旗一样)。这个标志当时也出现在挪威国旗上。

芬兰国旗上的白色代表雪,蓝色象征湖泊。这些颜色选定于1860年,应该归功于诗人托佩利乌斯。十字形表明从属于斯堪的纳维亚(北欧)世界。目前的国旗开始于1920年。

挪威国旗诞生于1821年,经过瑞典人的同意,可以用在航海上(当时附属于瑞典)。直到 1898 年才正式成为国旗。在丹麦国旗的底色上加了一个蓝色的十字是参考了法国三色旗的做法,象征着自由。

英国国旗实际上是十字旗的变种。在我们现在习惯的叫法中,英国的国旗①的叫法——杰克联盟——源于杰克,但是这种叫法仍然有很多的争议。它应该和某个航海名词有关,而不和詹姆斯一世的联想有关。但是其中还是体现了“共同的旗帜”的想法,尽管英格兰和苏格兰还是很不相同。旗帜②,结合了英格兰的十字圣乔治③和苏格兰的十字圣安德鲁④,这都是很古老的国家的标志。在1801年加进去的爱尔兰的十字圣帕特里克⑤似乎是为了这面旗而特地创造出来的。但在13 世纪末就归属于英格兰的威尔士在杰克联盟旗中却没有得到体现。作为英格兰的旗帜,圣乔治十字已经几乎不再使用,反而现在在苏格兰圣安德鲁十字却作为一种标志随处可见。

1848年,“黄色爱尔兰”运动重拾沃尔夫·托恩的理想,企图发动起义。虽然最终完全失败了,但留下了爱尔兰三色旗。绿色象征天主教,橙色象征新教,白色表明对调解和平的期望。

荷兰三色旗可以追溯到16世纪。当时最上面的橙色带(“沉默寡言的”威廉的颜色),属奥兰治家族家徽的颜色。在16世纪经三级会议通过后改成了红色,据说是为了战斗时更加醒目好辨别。

比利时三色旗上的三种颜色可以追溯到1789年的布拉班特革命。它们来源于布拉班特的武器,但在现在其他省份的武器上也可以看到。1830年革命时形成了法国式的三色旗。注意,不要与德国国旗混淆。

现代卢森堡国旗重新采用了中世纪卢森堡的纹章:一只红狮的下方是蓝色和银色长条。注意,不要与荷兰国旗混淆,底条颜色为天蓝色。

蓝和红从 19 世纪初开始成为列支敦士登国旗的颜色。1937年为了同海地的国旗区别开来,特意加上了王冠。

瑞士国旗原先只是施维茨州(国家名字由它而来)的纹章.从14世纪开始,红底色上白色十字的图案成为联邦各州的共同旗帜。1848 年,它正式成为瑞士联邦的旗帜。

奥地利国旗这些色彩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2—13世纪巴本贝格家族统治奥地利的时期。

1848年,法兰克福议会同意将黑、红、金三色旗作为国旗,这面旗帜早在 19 世纪就成为统一的德国的象征。1919年,魏玛共和国也宣布其为国旗。1949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也将此作为国旗(德联邦在国旗中央加入国徽图案)。但是从1871—-1918年,德意志帝国的正式国旗为黑、白、红三色旗,黑白两色是普鲁士的标志。

大革命前法国的国旗是简简单单的白 色(波旁王朝的颜色)。1794年正式采用三色旗,其中蓝色和红色很容易使人联想起现在的巴黎市市徽的颜色(蓝底上是百合花纹,红底上是中世纪时的大帆船)。波旁王朝复辟时期(1814—1830 年)恢复为白色旗,而 1830 年七月王朝时则再度起用三色旗。二战时,维希政权于白色旗条中加入了一把法兰克战斧。法国获得解放后又于其中加入了一个洛林双十字架(红色),后来被移除。

摩纳哥从1881年起使用至今的国旗,借用了格里马尔迪家族徽章的颜色。注意,不要同上白下红的波兰国旗混淆了。

葡萄牙国旗上的绿色和红色是 1910 年建立的共和国国旗的颜色(以前的国旗是蓝色和白色)。上面的纹章仍然是葡萄牙王室时期的纹章——它很容易让人联想起阿方索·亨利于 1139 年在乌里克打败摩尔人(阿拉伯人)以及王国的建立。古浑天仪是从曼努埃尔一世以来葡萄牙的标志,是一种航海仪器。

安道尔国旗上的三种颜色取自西班牙和法国的国旗,并且在1866年获得通 过。在纹章中有乌盖尔主教的主教冠和权杖,阿拉贡和富瓦伯爵的徽章(在金黄底色上有三条红杠)以及曾是伯爵领地贝阿恩的徽章(两头母牛)。

西班牙国旗的颜色取自卡斯蒂利亚和阿拉贡传统纹章上的红色和金黄色,在1785年被采用。西班牙第二共和国(1931—1939年)的国旗有所不同:红色、金黄色和紫色的三条水平纹。在红色和金黄色的国旗上有一个徽章,里面有卡斯蒂利亚、莱昂、阿拉贡、纳瓦拉和格林纳达的徽章以及波旁家族的三朵百合花。在纹章两侧有海格立斯柱(直布罗陀和休达)。

圣马力诺国旗上的三座山峰悬于圣马力诺城上空,其上冠有塔楼。在国旗上,每个塔楼都点缀着一片鸵鸟的羽毛。

意大利绿、白、红三色旗源自 1796 年,曾是南阿尔卑斯共和国、意大利共和国以及意大利王国(1805—-1814年)的标志物,它也是统一的标志。撒丁王国在 1848 年 3月采用了它,并在中部添加了萨伏依王朝的徽章,后来于1946 年取消。

梵蒂冈罗马教廷旗帜源自 1825年,在教皇的三重冕之下交叉摆放着圣彼得的两把钥匙,一把是金制的,一把是银制的,梵蒂冈城国建立后成为国旗。

马耳他是十字军东征建立的国家(圣殿骑士团),其国旗上的白色与红色源于诺曼底人。旗帜上的乔治十字架是 1943 年国王乔治六世给加上的。

塞浦路斯的国旗主要是象征着两个团体的和平;两根橄榄枝交叉,底色为中性的白色,与希腊国旗(蓝白)和土耳其国旗(红白)均有相同之处。铜色的岛屿轮廓让人想到这里古老的财富——铜(铜这个词就来源于拉丁语的aes cyprium,意即“塞浦路斯的铜”)。

希腊的第一面国旗于1822年独立战争时产生,蓝底上有白色的基督教十字架(或有时是白底蓝十字架),十字的位置与今天一样,在国旗靠近旗杆一边的上部。今天的国旗可以追溯到19世纪30年代,据说九条横带象征着独立战争时人们呐喊的Eleutheria i thanatos(自由或者死亡”)的九个音节或是九年的战争。而颜色也是巴伐利亚的颜色,1832年的希腊国王奥托一世就是德意志巴伐利亚人。

阿尔巴尼亚是鹰的国度。阿尔巴尼亚的国旗沿用了斯坎德培时的双头鹰旗帜,斯坎德培曾在15世纪勇敢地抗击了土耳其的统治。后来人们试图在双头鹰的头上安置过很多图案诸如斯坎德培的头盔、代表独立的星星、索古一世的皇冠等等,但都觉得不合适。

保加利亚国旗受到了19世纪俄国旗帜(当时中间的横条是蓝色而不是绿色)的启发。1947—1991年,国旗上角靠近旗杆的地方曾有一个人民共和国的象征图案,由681年(保加利亚民族诞生的时间)和1944年(保加利亚从法西斯统治下解放的时间)的变体字构成。注意,不要与匈牙利混淆。

1946—1992年使用的国旗沿用了马其顿的传统颜色。1992年采用的国旗中间为太阳,周围是12束光带,这是古希腊时期马其顿的象征。但是希腊坚决反对使用这个标志,于是1995年被修改的国旗使用了8束光带。

塞尔维亚的三色旗可以追溯至1835年。颜色与俄罗斯旗帜颜色一样(但排列顺序相反)。1918 年以前,塞尔维亚王国的王冠徽章位于旗帜中间。1946—1991年的国旗上曾有过南斯拉夫联邦的红星。2006年以后,塞尔维亚国旗由前南斯拉夫国旗加国徽构成。

黑山的国旗曾经很长时间都与塞尔维亚的一样。1918 年以前,旗帜中间是CRNA GORA的首位字母,上有王冠;1946—1991年字母和王冠曾被南斯拉夫联邦的红星替代过。现在的黑山国旗为前黑山王国国旗改造而成。红色旗面,四边镶有金边,中央为雄鹰。鹰胸前的金狮子是黑山古王朝的象征。

波黑1946 年的国旗的红底上有一面小南斯拉夫旗帜。1992 年被采纳的旗帜为象征国王特夫尔特科一世(14世纪)的徽章。但它最终并未被接受,因为三个民族团体一直不能达成一致,最后联合国高级官员于1998年定下新的旗帜。

克罗地亚红、白、蓝的旗帜颜色定于1878年。1946年的旗中央有镶金边的红星,1990年红星被内有25个红白格子的盾形代替,这是克罗地亚族的标志,起源于1525年。盾形上面是五个小盾牌构成的王冠,五个小盾分别象征狭义上的克罗地亚(萨格勒布地区)、杜布罗夫尼克、达尔马提亚、伊斯特里亚和斯拉沃尼亚。

斯洛文尼亚的三色旗诞生于1848年。在1946年到1991年期间,旗帜中央被加入了一颗代表南斯拉夫联邦的红星。斯洛文尼亚独立之后,盾形标志上又加上了代表斯洛文尼亚的特里格拉夫山脉图案。蓝色的波形线条象征着亚得里亚海。

摩尔多瓦共和国采用了罗马尼亚的三色旗,旗帜中央有摩尔多瓦的国徽,中心位置印有牛头。1991年之前,曾使用过红色与绿色相间的旗,是摩尔达维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国旗。

1848 年,人们将摩尔达维亚公国的国旗颜色(蓝、红)和瓦拉几亚公国的国旗颜色(黄、红)融合在一起,设计成水平条 纹,以此构成罗马尼亚国旗的主要图形样式。1866年,水平条纹被竖直条纹所取代。在苏维埃政权建立之前,旗帜的中央一直有皇家军队的形象,成为社会主义国家后,便用象征人民共和国的标志取代了原有图案,该标志在1989年12月28日被正式取消。

匈牙利三色国旗的颜色取自国徽。国徽上有三种颜色:红色(阿尔帕德王朝军旗的颜色)、白色(主教十字架象征着皈依基督教和至高无上的王权)、绿色。这三种颜色呈水平条纹出现在国徽上,是1848 年革命以后设计出来的。1949年以前,匈牙利国徽(上有象征圣伊斯特万的王冠)一直印在三色国旗的中央。该国徽后来被象征人民共和国的标志代替,直到1957年被取消,又变成三色纯条纹旗。

19 世纪末期确立的双色捷克国旗后来添加了波希米亚王国徽章(深红底色上有一头金色的狮子)的颜色。1920年,捷克斯洛伐克国旗(三色)是由原捷克国旗加一个代表斯洛伐克的蓝色三角形构成。后来双方和平分立后,捷克共和国的国旗继续保留了这三种颜色。

斯洛伐克在与捷克合并时国旗一样,分立后成为三色长条旗,不过上面加了一个徽章。在斯洛伐克国旗徽章上描绘着塔特拉、玛特拉和法特拉三座山峰,其上有主教十字架标识(与匈牙利徽章一样)。

波兰双色国旗采用13世纪以来波兰军队的 颜色:一只白色的雄鹰飞翔在一片深 红的背景之上。注意,不要与摩纳哥国旗混淆,颜色位置不一样。

乌克兰蓝金双色旗源于军旗。1948年,在利沃夫召开的乌克兰国会决定,采用古哈里茨公国(加利西亚)军队徽章的天蓝色和金色作为其国旗的颜色。乌克兰共和国在1917—1920年的独立期间,曾把它作为自己的国旗。苏联时期,以红底、印有西里尔字母(古斯拉夫语)所表示的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缩写(URSs)的城帜代替了天蓝色和金色国旗。1949—1991年使用红蓝的苏维埃旗。1991年乌克兰独立后,天蓝色和金色的旗帜又成为了正式的国旗。

白俄罗斯在1917 年的第一次国民议会选择白旗作为国旗。但因为白旗还象征着投降,于是同年又在上面添加了一条象征革命的红色。在苏联时期,旗帜改为红色,在靠近旗杆的一角,有使用西里尔字母表示的共和国的缩写(BSSR)。这种苏维埃红绿旗在1951—1991年间使用。1991年起,重新把1917年的红白旗作为正式国旗。1995年6月后又使用了一面与苏维埃时期的旗帜十分相似的国旗,但没有了原来的镰刀和斧头。

立陶宛三色旗上的黄色代表麦田和自由,绿色代表森林和希望,红色是立陶宛人古老的象征,并代表对民族的热爱。三色旗于1918年4月被定为国旗,1940年6月被禁用,为苏维埃旗帜所代替,1988年11月被重新启用。

拉脱维亚的双色旗,括他们传说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3世纪。它大约在1870 年由学生们首次使用,然后被民族主义者所采用。1918—1919年成为独立的拉脱维亚的国旗。1940年被禁用,由苏维埃旗帜所代替,1988年10月又重新成为法定的国旗。

爱沙尼亚的三色旗最初属于爱沙尼亚学生联盟(1881年)旗帜,后来成为民族主义者的旗帜,独立后的爱沙尼亚人民在1918年2月启用了这个蓝、黑、白三色旗。它于1940年5月被禁用,被苏维埃旗帜代替,于1988年6月又被重新确立为法定国旗。

总之,欧洲不同国家的国旗反映了不同国家的历史变迁与文化传承,更是各国地位、尊严和国民荣誉与美好愿望的体现。因此,爱护国旗就等于爱护国家,也等于捍卫自己的尊严与荣誉,更是对美好生活向往的表达。

31, 7月 2022
国旗也能复制粘贴北欧为何都是“十字旗”?

地理相邻的国家间或多或少会在语言、文化等方面具有相似性,北欧地区则把这种相似度演绎到了极致。狭义上的北欧地区包括挪威、瑞典、芬兰、冰岛和丹麦(含高度自治的法罗群岛)五国。

除了因高纬度造成的寒冷气候外,北欧国家还有诸多相同点。比如相近的语言文化(除芬兰外),都实行高税收、高福利政策,甚至连国旗样式都跟复制粘贴的一般。

北欧五国的国旗除颜色组合外并无太大区别,这是因为这些国旗源于同一个模板——北欧十字。如今北欧十字早已成为北欧的精神符号,融入到各国的文化根脉之中。

五国都有自己专门的“国旗日”,每到这一天人们便会挥舞着本国的“十字旗”走上街头。

维京人是北欧四国的直系祖先(除芬兰外,芬兰人为萨米人与其他民族融合演化而来),维京人是日耳曼人的一支,从公元8世纪末起,维京人开始以北欧为基地四处扩张,从而开启了著名的“维京时代”。

维京人乘坐长船四处劫掠的同时,他们在北欧相继建立了丹麦、挪威等小王国。由于北欧自然环境恶劣、生产力落后且远离当时的欧洲文化中心,生活在北欧的维京人被看作是文化落后的蛮族。

▲海盗出身的北欧人的掠劫路线年,丹麦国王哈拉尔一世宣布皈依基督教,开启了北欧的基督化。十字是基督教的象征之一,北欧十字旗最早也是出现在丹麦。

如今的丹麦是北欧五国(本土)中面积最小的一个,它能够最先实现基督化,成为北欧的“文化母国”,这与丹麦的地理位置不无关系。

丹麦位于北欧最南端,位置上更接近欧洲南部的基督教文化核心区域。由于纬度相对较低,气候比北欧其他地区更温暖。再加上丹麦靠近中欧农业区,古代的农业水平在北欧处于领先地位,所以丹麦虽然面积较小,却能承载相对较多的人口,进而发展成为北欧的文化中心。

丹麦东西两端临海,是沟通波罗的海和北海的交通要冲,繁盛的海运贸易进一步带动了丹麦的发展。

丹麦之后,地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挪威和瑞典也皈依了基督教,此时的芬兰及波罗的海东岸地区依然是原始宗教的天下。

在宗教狂热思想的鼓动及现实利益的诱惑下,北欧人内心的好战基因被再度唤醒,丹麦、瑞典等国组成“北方十字军”,对周边的异教徒发动圣战,传说最早的北欧十字旗帜就在这一过程中诞生。

丹麦的民族史诗记载,公元1219年,丹麦国王瓦尔德马二世统帅一支舰队向波罗的海东岸进击。丹麦舰队在爱沙尼亚的林德尼西港停靠,当地贵族携带礼物向瓦尔德马二世示好,表示爱沙尼亚人将皈依基督并听从丹麦国王的调遣。丹麦国王没想到,爱沙尼亚异教徒骗了他。

爱沙尼亚人偷偷集结军队并偷袭了丹军营地,丹麦人猝不及防,难以组织起有效的反击。眼见就要被爱沙尼亚人击败,危急关头丹麦大主教安诺斯跪地祷告。

一面红底白十字旗帜从天而降,一个响亮的声音从天空传来“举起这面旗帜,你们将获得胜利”。

安诺斯将旗帜高高举起,丹麦军队果然士气大振,为了不让旗帜落地,身旁的两位教士也帮助安诺斯支撑着双臂。在十字旗的感召下,丹军最终击溃了爱沙尼亚人。

这则故事带有明显的神话色彩,不过也能看出基督教对丹麦人的深刻影响。虽然没有直接的历史证据证明这面旗帜确实出现在1219年,但这面被丹麦人称为“丹尼布洛”(丹麦人的力量)的旗帜最晚在14世纪时已出现,并被当时的丹麦人看作是丹麦的象征。

丹麦人东征的同时,瑞典人也开始了扩张,他们向东征服了芬兰人,逐渐与东斯拉夫人产生了联系。

1319年,挪威王室绝嗣,王位传递到瑞典国王马格努斯四世手中。他的儿子哈康和丹麦公主玛格丽特结婚,两人的儿子奥拉夫因此兼具挪威、瑞典的王位继承权。

此后不久,奥拉夫意外地从外祖父那里继承了丹麦王位,接着又从父亲那里获得了挪威的王冠。奥拉夫在成年前去世,但在玛格丽特的运作下,她的侄子埃里克成功继承了三国王位,进一步强化了丹麦在北欧的强势地位。

德意志商人主导的汉萨同盟是波罗的海沿岸的一支重要政治力量,在商业上同北欧国家呈竞争关系。

为了增强北欧的政治话语权,在商业上与汉萨同盟对抗,北欧三国于1397年建立卡尔马联盟。冰岛作为挪威的附属,芬兰作为瑞典的附属也加入联盟,卡尔马联盟几乎涵盖了整个北欧。

虽然三国名义上在联盟内保持平等地位,但不可否认的是丹麦主导了卡尔马联盟的诞生。丹麦始终在联盟中保持强势地位,甚至连联盟的旗帜,也不过是将丹麦的红底白十字换成了黄底红十字旗。

瑞典的实力并不比丹麦弱,瑞典贵族无法忍受丹麦人盛气凌人的态度,多次试图脱离联盟。几经较量后,瑞典于1523年独立,卡尔马联盟解体。

卡尔马联盟解体后,瑞典沿用了联盟的十字旗,不过瑞典人在原有基础上对旗帜颜色进行了“瑞典化”改造。几经调整,瑞典将旗面改为“蓝底黄十字”,同时给旗帜编撰了一段传奇故事。

故事的内容瑞典人也是照抄丹麦人的底稿,即瑞典国王在征服异教徒时作战不力,蓝色的天空中出现金色的十字架,指引瑞典人赢得胜利。

瑞典人山寨了丹麦的旗帜和故事还不过瘾,他们索性将瑞典版故事的时间设置在1157年,比丹麦的原版故事提前了半个多世纪。

但丹麦人也没有在十字旗“专利费”的问题上难为瑞典,因为丹麦此时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卡尔马联盟解体后,挪威由于实力相对较弱且与丹麦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依然和丹麦保持着联盟状态,即丹麦-挪威联盟。而失去瑞典制衡后,丹麦在联盟中的地位更加强势,原来“黄底红十字”的旗帜被废弃,丹麦直接以丹麦国旗作为联盟的旗帜。

挪威则下滑到附属国地位,挪威议会名存实亡,丹麦官员充斥在挪威政府中并掌控了这里的一切。属于挪威的冰岛、法罗群岛、格陵兰被丹麦吃下,连挪威的旗帜都是在丹麦国旗的左上角加一个挪威狮子图案罢了。

为了争当北欧霸主,瑞典和丹麦长时间敌对。瑞典试图兼并挪威,强化自己在北欧的地位。丹麦则把挪威看作是制衡瑞典的北方基地,两国几度争雄。但直到19世纪初,两国势均力敌的情况并没有改变。

十字旗在丹麦与瑞典演变出不同的变体,尾部被改成燕尾形的“丹尼布洛”被丹麦政府和军队使用。

矩形的丹尼布洛为平民使用,丹麦人对国旗有很深的感情,经常用于私人庆祝活动,很少有生日聚会或纪念日庆祝不包括丹尼布洛。

瑞典的十字旗底部则变成了三个尖角,瑞典军队打着修改而来的蓝底黄十字军旗频繁入侵挪威。

在与丹麦争夺挪威的同时,瑞典也在加快其他方向的扩张脚步。在中欧和东欧获得了大片领土,到17世纪中叶时已成为当时欧洲强国。在强化管控芬兰的基础上,瑞典染指芬兰东部的卡累利阿地区。

不过,俄国的崛起打碎了瑞典的大国梦,俄国人在18世纪初夺取了包括涅瓦河口、立窝尼亚等地,又在1809年迫使瑞典割让了整个芬兰。

1814年,拿破仑帝国覆亡。作为拿破仑的盟友,丹麦在战后遭到严厉的惩罚,虽然冰岛等地得以保留,但挪威被迫割让给瑞典。

挪威人不想被当作战利品被丹麦与瑞典让来让去,在领土交接的空档期,挪威趁机宣布独立。挪威议员弗雷德里克设计了新国旗,依然是以十字旗为基础,但红底之上是一个海蓝色十字,在十字之外还有白色线条包裹,这也是第一面三色十字国旗。

挪威人的独立仅维持了几个月。瑞典军队抵达后,瑞典-挪威联盟成立,挪威国王由瑞典国王兼任,瑞典国旗成为新国家的代表。

1844年,为了凸显联盟内部的平等,瑞典-挪威联盟设计了新国旗。在瑞典国旗的基础上加入挪威国旗的色彩元素,整面旗帜显得“色彩缤纷”,被时人揶揄为“鲱鱼沙拉”。

1854年,丹麦以立法的形式正式确立了“丹尼布洛”的国旗地位。丹麦也成为全世界最早拥有《国旗法》的国家之一。

虽然瑞典竭力维持联盟,但挪威人去意已决。由于在对外贸易等政策上的分歧不可调和,1905年初,挪威内阁宣布辞职,挪威议会借危机宣布国家独立。通过谈判,瑞典国王奥斯卡二世放弃挪威王位,挪威议会迎接丹麦王子弗雷德里克·卡尔继任挪威国王,是为哈康七世,三色十字旗再次飘扬在挪威大地上。

挪威的独立鼓舞了尚处在丹麦统治下的冰岛人,1913年,冰岛设计了自己的十字旗——蓝底红十字加白色包线。红色象征冰岛的火山,蓝色是山脉,白色是覆盖着冰岛的冰雪。

1917年,俄罗斯帝国在二月革命中倒台,芬兰趁机独立。虽然芬兰不是维京人的后裔,但他们也受到了十字旗的影响,几经讨论最终采用这种极具北欧特色的国旗。

芬兰国旗最早为蓝底白十字,后来改为白底蓝十字。旗帜上的蓝色代表芬兰作为千湖之国那湛蓝的湖水,白色代表漫长冬季的皑皑白雪。

1918年,一战结束。在当时盛行的民族自决原则影响下,丹麦给予了冰岛更大的自治权。除外交和国防外,其他权力全部交还给冰岛议会,冰岛旗越来越多的出现在正式场合。

丹麦的红底白十字旗自14世纪出现后,对北欧乃至整个欧洲的国旗设计产生了重大影响。将宗教因素引入国旗也是一大创举,到20世纪初,整个北欧大地上飘扬着不同色彩拼合而成的国旗,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到20世纪下半叶,十字旗的种类将继续增多。

挪威、芬兰的独立带动了法罗群岛的民族情绪。法罗群岛面积1399平方公里,距离丹麦本土约1000公里。该地最早为挪威统治,后转到丹麦手中,直到1816年前都是丹麦的直辖领土。

由于远离丹麦本土,法罗群岛居民虽然都是丹麦人,但却一直存在高度自治的呼声。为了有自己的精神符号,1919年,3名在丹麦首都上学的法罗群岛籍大学生设计了一面新的十字旗。

该旗白底红十字,在十字外有蓝色线条。由于是学生设计,这面旗最早被称为“学生旗”。

丹麦政府却不认可学生旗,认为这侮辱了丹麦对法罗群岛的主权,而法罗人自己却接受了学生旗。从1931年起,学生旗成为非正式岛旗。法罗群岛民众与丹麦政府的对立持续到二战爆发。

1940年4月9日,纳粹德军入侵丹麦本土。为了防止战略要地被德军占领,4月13日,英军登陆法罗群岛。英国占领军规定,法罗群岛的船只必须悬挂“学生旗”,以和被德军占领的丹麦本土作区别。

法罗群岛被占领的同时,冰岛和格陵兰岛也相继被英美军队控制。在盟国的推动下,战前就已高度自治的冰岛在1944年宣布独立,原先的冰岛旗正式升格为国旗。而格陵兰和法罗群岛则在战后被交还给丹麦。

1952年,芬兰治下的瑞典人聚居区奥兰群岛被允许设计省旗。最初的方案是在瑞典国旗的基础上,在黄十字内再加一个蓝十字。但芬兰总统认为这个方案过于“瑞典化”,经过磋商,内部的十字从蓝色改为红色,这正好与芬兰国徽的颜色相契合。

除上述国家和地区外,丹麦治下的博恩霍尔姆岛旗、俄罗斯的东卡累利阿旗、邻近北欧、苏格兰治下的奥克尼区旗等都是十字旗。

在众多十字旗中,从属于丹麦的格陵兰区旗却成为了一个例外。格陵兰岛位于北美洲北部,是世界第一大岛。由于地处北极圈,格陵兰气候极度寒冷,除少量欧洲移民外,当地大都是土著因纽特人。

1979年5月,格陵兰获得内部自治权,格陵兰原住民设计的岛旗以14比11的微弱优势胜出,而被击败的则是绿底白十字的十字旗。当然格陵兰岛旗也并没有完全脱离丹麦国旗的影响,旗面的红白两色就来自丹麦国旗。

除北欧外,一战、二战结束后的德国都更改过国旗,十字旗曾是德国国旗的主要备选方案。位于东欧的爱沙尼亚被俄罗斯帝国及其后的苏联统治多年,其国旗为类似于俄罗斯国旗的三色旗。

2001年,爱沙尼亚政治家卡瑞尔提议将国旗由三色旗改成颜色相同的北欧十字旗。支持者认为三色旗给爱沙尼亚一个后苏联时代的东欧国家的形象,而改为北欧十字旗象征该国是一个北欧国家。

除欧洲外,十字旗还在全球各地开枝散叶,巴拉圭阿曼拜省旗帜、印度米佐拉姆邦旗帜也受到北欧十字影响。

如今北欧五国的国旗无论寓意如何,设计时都参考丹麦国旗丹尼布洛。各国也都有自己的国旗日,每到这一天民众都会挥舞着国旗上街,以表达对国旗的敬爱。

尽管有着爱恨交织的历史,但二战后北欧国家间的矛盾进一步消弭。五国携手并进,建立起高税收高福利的北欧模式,如今五国人均GDP均位列全球前位15位。

联系紧密的经济,相近的语言文化让北欧五国在发展过程中难分彼此。北欧十字旗也将作为地区民众的共同精神符号继续飘扬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