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8月 2022
塞内加尔官媒整版刊发中国驻塞内加尔大使有关南海问题署名文章

人民网5月27日电 据外交部网站消息,塞内加尔官方报纸《太阳报》26日整版刊登驻塞内加尔大使张迅署名文章《中国反对南海仲裁案实属正当合法》。全文如下:

近来,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引发越来越多的国际关注。随着域外国家频频介入,南海紧张局势不断升温。菲方提起仲裁的真实意图到底是什么?中国为什么不接受仲裁?我愿借此机会向塞内加尔读者介绍有关南海仲裁案的事实真相。

南海仲裁案是菲律宾为洗清自己非法侵占中国南沙岛礁施的障眼法。南沙群岛自古就是中国领土,中国人民最早发现、命名和开发经营诸岛,中国政府最早并持续和平、有效地对南海诸岛行使主权管辖。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南沙群岛曾一度被日本占领。战后,中国依据国际法收复南沙群岛,当时的中国政府还通过编订地名、出版地图、行政设治、军事进驻等方式宣誓主权和加强管辖。二战后的数十年,国际社会包括南海沿岸国家从未对此产生异议。然而自70年代南海发现储量丰富的石油后,菲律宾等国开始陆续非法侵占中国南海群岛岛礁。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案,就是要以南沙群岛位于其200海里范围内为由,企图以海洋管辖权主张来否定中国对南海群岛的主权和海洋权益,混淆国际舆论视听,达到洗清自己非法侵占行为的目的。

南海仲裁案违背了菲律宾对中国以及中国与东盟间通过谈判协商方式解决有关南海争议的承诺。中方一直坚持并赞同东盟国家提出的“双轨思路”。“双轨思路”的第一轨就是围绕南海有关岛礁的主权争议应当由直接当事国在尊重历史事实的基础上,根据国际法,通过双边协商来解决。这实际上不光是中国一家的主张,也是中国和东盟国家达成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里明确规定的。同时,中国与菲律宾已通过一系列双边、多边文件,明确选择了通过谈判方式解决南海有关争议,两国曾经就增进互信、管控分歧、推进海上合作进行过密切接触和多轮磋商。然而菲方近来却置中国与东盟以及中菲达成的共识于不顾,缺乏与中方谈判协商解决问题的诚意,从来没有就其提起仲裁涉及的任何一项诉求事项同中方进行过任何谈判。菲方所谓已经“穷尽双边手段”的说法,完全是菲方对国际社会撒的一个谎言。

南海仲裁案是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强制争端解决程序的滥用,严重损害了《公约》的严肃性和权威性。尽管中菲已就通过双方谈判解决南海有关争议达成协议,已排除将《公约》规定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适用于中菲南海有关争议,但菲方仍企图拿中国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作为诉讼标的,将仲裁事项包装成《公约》的解释和适用问题,掩盖自己非法侵占中国南沙群岛部分岛礁的事实,这是对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国际法基本原则的挑衅。这种违法行为冲击了现代国际法和国际秩序的基础,严重背离《公约》宗旨,损害《公约》的完整性和权威性。中方不接受、不参与所谓仲裁恰恰是在维护国际法,维护公约的严肃性。此外,早在2006年,中国政府就依据《公约》第298条有关规定,作出排除强制性仲裁的政府声明。中国不是第一个更不是唯一一个行使此权利的国家。事实上,全球已有30多个国家根据《公约》作出了排除性声明,中国作出的排除性声明符合相关国际法和普遍国际实践。中国不接受、不参与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完全是依法行事。

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坚持防御性的国防政策,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政策,长期以来我们也一直坚持通过对话、协商、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有关争议。这一政策实际上是由中国人民血液中流淌着的爱好和平基因所决定的。也正是得益于这一政策,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已经同14个陆地邻国中的12个在尊重历史事实和国际法基本准则的基础上,通过双边磋商与谈判,划定和勘定了共同边界。迄今划定和勘定的边界线长度达两万多公里,占中国整个陆地边界的90%以上。此外,中国和越南通过谈判协商划定了两国在北部湾的海洋边界。

作为地区大国,中国深知维护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意义和自身责任担当。长期以来,中方从大局出发,始终以建设性的态度、负责任地处理南海问题,谈判协商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中国有句话:远亲不如近邻。只要我们本着以诚相待、求同存异的精神和原则,就没有迈不过去的坎、没有爬不过去的坡,也没有解决不了的争议。总而言之,最终解决南海争议是我们的共同目标。在争议最终解决前,中方愿与东盟国家共同努力,维护南海和平与稳定,实现共同繁荣。

15, 8月 2022
塞内加尔的“夹心面包”是怎样形成的

塞内加尔,全称塞内加尔共和国,位于非洲西部凸出部位的最西端,首都达喀尔。北接毛里塔尼亚,东邻马里,南接几内亚和几内亚比绍,西临佛得角群岛。海岸线平方公里。

一般我们听到塞内加尔,会立刻想到塞内加尔足球队,成为继喀麦隆于1990年第二支能晋身八强的非洲国家足球队。但是除了足球队,塞内加尔的地图历史也是很有趣的。

塞内加尔属于西非的强国,从地图上看,我们会发现,塞内加尔的领土中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就是冈比亚,冈比亚像是夹心面包里的果酱火腿,夹插在塞内加尔中。

冈比亚虽然面积不大,但也是一个国家,它西邻大西洋,而北、东、南三面被塞内加尔紧紧包围,国土面积约为10380平方公里。狭长的冈比亚“寄生”在塞内加尔腹内,造成塞内加尔地盘几乎被冈比亚截成两半。从首都达喀尔去南方城市济金绍尔,如果想要省时间,就必须穿过冈比亚境内,也就二十多公里。如果不想出国,那就得绕行,开车向东三百公里左右,再折向西三百公里左右,才能抵达济金绍尔,是极其的麻烦的。

随着大航海时代的开辟,欧洲国家开始殖民掠夺,1618年英国人在冈比亚河口詹姆士岛建立了殖民据点,而1638年法国人在塞内加尔河河口建立贸易站,仅有一个贸易站,无法满足法国人的胃口,法国开始向周边地区进行扩张,于17世纪末法国殖民者也到了冈比亚河北岸。在整个17和18世纪期间,欧洲人从塞内加尔境内运走大批奴隶、象牙和黄金。由于领土资源是有限的,一山不容二虎,于是在此后的100年间英法为争夺冈比亚地区和塞内加尔,双方多次发动战争。

由于两国实力相当,并不能真正的打败对方,于是,在1783年,英法两国签署《凡尔赛和约》,合约规定,冈比亚河两岸的区域属于英国,而塞内加尔属于法国。于1889年,英法达成最终协议,规定了当今冈比亚边界。也就形成当今的“夹心面包”样式的局面。

塞内加尔和冈比亚同为非洲国家,也同为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但是再怎么不发达,也是有独立成国的资格。

1960年4月4日,塞内加尔同法国签署“权力移交”协定。6月20日,马里联邦宣告独立。8月20日,塞内加尔退出联邦,正式成立独立的共和国。列奥波尔德·塞达·桑戈尔为首任总统。

1959年英国召开冈比亚制宪会议,同意冈比亚成立“半自治政府”,又于1964年同意冈比亚独立成国,于是在1965年2月18日冈比亚正式独立并且在1970年4月24日宣布成立共和国,人民进步党领导人贾瓦拉任总统。

因为国家边界是不能随意变动的,但是无论是对于塞内加尔还是冈比亚,这种格局对于双方国家经济发展都是有阻碍的,所以两国决定进行合并。

别看冈比亚面积不大,但是它的关税比塞内加尔低,这意味着冈比亚成了海外商品走私到塞内加尔的重要中转站,但这对塞内加尔就非常不利了,大量利润外流,财政收入减少,影响国内的稳定。

此外,冈比亚独立时,内部形势很不稳定,八十年代初,冈比亚发生了两次没有成功的更迭管理层的事件,这种事情的发生让塞内加尔感到很危险,如果冈比亚落入敌国手中,塞内加尔就危险了,那种扼住喉咙的致命感让塞内加尔十分不悦。

所以对于两国合并,塞内加尔是十分积极的,在塞内加尔眼里,如果合并了冈比亚,就意味着它的国土面积就又增加了,而且,腹部阻碍也久消失了,并且主导权肯定是属于它的。

虽然冈比亚内部对合并这件事有些反对,觉得这是塞内加尔想要吞并它们,但是于他们而言,如果有了塞内加尔,也就了靠山,也能推动经济发展,防止被人欺负。于是,双方经过一番洽谈,决定成立一个联邦,将军队和公安部队进行合并,结成经济和货币联盟;协调外交政策和交通运输;建立由塞内加尔控制的邦联组织机构及制度,于1981年12月17日正式签约,于1982年2日1日,诞生了“塞内冈比亚邦联”。两国虽然合并,但仍保持各自的独立

但是这种联盟并没有持续多久,毕竟从一开始就是两个国家,所以在多方因素的促使下,塞内加尔和冈比亚最终结束了这种联盟。1989年9月30日,双方经过协定,决定解散塞内冈比亚邦联。

于是,塞内加尔和冈比亚又回到了各自独立状态,虽然成为两国,但是,关系上还是存在着不一般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