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10月 2022
鄱阳湖干旱近80天水域缩小9成 候鸟栖息地受严重威胁

↑2022年9月23日,南昌,鄱阳湖进贤段水域湖底干枯河床露出的“生命之树”景象。图据视觉中国

9月中下旬,正是冬候鸟向鄱阳湖迁徙的时节,而鄱阳湖提前两个月到来的枯水期,改变了主体湖区及碟形湖的水域生态。地面干涸,湖草肆意生长,候鸟的觅食、栖息都成了问题。为了应对干旱气候带来的影响,江西都昌县候鸟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决定从主航道抽水,增加湿地面积。该局局长李跃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近半个月来,工作人员“一直在跟时间赛跑,为候鸟安宁竭尽全力”。

“鸟和人一样,有一个干净、安全的地方可以栖息,就留在这里不走了。”都昌县鄱阳湖野生动物救护协会会长段庆县表示,两三个月没下雨,水位持续下降,对当地鸟类生存产生了极大影响,水质变浑浊,食物减少,鸟类的生存空间被压缩。

从7月以来,江西省一直干旱少雨,且受长江干流水位较低影响,鄱阳湖星子站的水位迅速下降,湖区水体面积急速缩减。

9月27日,江西省水文监测中心继续发布枯水红色预警,鄱阳湖星子站水位6.97米,低于历史最低水位0.14米,预计未来一段时期内鄱阳湖水位继续走低。湖区通江水体面积240平方公里,而根据风云气象卫星监测,2022年最大水域面积应为3331平方公里。也就是说,与最大水域面积时相比,目前鄱阳湖水域面积缩小9成以上。

鄱阳湖是过水型湖泊,承接五河,连通长江,洪水期与枯水期差别较大。通常情况下,鄱阳湖在11月、12月进入枯水期,今年提前了两个多月。中国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周海翔指出,鄱阳湖的水位低主要受长江水位影响。像鄱阳湖、洞庭湖等保持江湖连通特点的湖泊,没有大坝,自身不能蓄水,必须依靠长江的水来顶托。原本长江是一个天然的高水坝,现在长江的水位低,天然坝的高度降低,失去顶托作用,就存不住水了。

在鄱阳湖主体旁边,遍布着大大小小由于泥沙沉积不均而自然形成的的碟形湖。这些碟形湖是鄱阳湖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当鄱阳湖水位下降后,碟形湖依然能保持浅水湖泊样态,其中包含了丰富的渔业资源、螺蚌资源,能够为鸟类提供食物、水源和栖息地。多变的自然条件让鄱阳湖成为了著名的“候鸟天堂”,保护区内鸟类已达300多种,仅在都昌自然保护区,候鸟最多时可达20多万只。

但是极度干旱的气候对鄱阳湖湿地生态环境提出了挑战。飞溪河流环保公益中心理事长朱凯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持续的水位下降必然导致水禽、鱼类赖以生存的滩涂或索饵场急剧萎缩,依靠滩涂、湿地生活的生物大面积死亡,部分生态链和食物链也会遭受重创。其次,鄱阳湖干旱后出现许多大小不等的水塘或者洼地,在里面有大量的鱼类被困,由于密度过大会导致缺氧甚至死亡。而且鄱阳湖区里生存的江豚、中华秋沙鸭、中华鲟等珍惜野生动物也将遭受前所未有的挑战。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研究室主任、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物种生存委员会专家杨晓红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鄱阳湖水域面积减少的情况是否非常严峻,目前下结论为时过早。按照长江的水文节律,在中下游地区出现秋旱是正常现象。今年旱情的严重程度,需要有更充分、更严谨的数据来比对并判断,建议多观察些时间再对今年的鄱阳湖秋枯做出判断。“如果只是正常的秋枯,或者在安全临界值之内的秋枯,对鄱阳湖周边动植物的影响不会太大,影响程度取决于旱情发展状况。正是湖水一年一度的荣枯,造成了这一区域独有的生物多样性景观。”

↑2022年9月6日,进入极枯水期的鄱阳湖蛤蟆石水域,河床龟裂,严重干旱导致湖区持续“缩水”。图据视觉中国

9月21日上午,江西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正在开展鸻鹬类过境水鸟调查,在九江都昌马影湖水域监测到9只越冬候鸟白琵鹭。这是江西鄱阳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今秋以来在鄱阳湖范围内监测到的首批越冬候鸟,标志着鄱阳湖即将开始进入候鸟越冬季节。

据了解,鸟类按居留类型可以分为候鸟和留鸟,候鸟又分为冬候鸟和夏候鸟。9月中下旬开始,冬候鸟由北方迁徙至鄱阳湖。次年2月开始,随着气候回暖,冬候鸟开始往北迁徙。

9月20日,都昌县鄱阳湖野生动物救护协会会长段庆县巡护时发现疑似越冬候鸟,9月21日继续监测后确定,这是今秋第一批迁徙至西源乡湖区的候鸟——反嘴鹬。

段庆县在都昌县塘口村生活了40多年,第一次见到这么严重的干旱情况。据他介绍,鄱阳湖区域的大部分湖港、湖汊、小湖泊都已经干了,只剩下鄱阳湖的主体、主航道,还有石排湖有一点水体面积。

他所在的都昌县鄱阳湖野生动物救护协会是一个以保护鸟类和湿地为主的民间组织,位于都昌县西源乡的塘口村,毗邻鄱阳湖,共有62名志愿者,包括9名护鸟员,7名理事。协会志愿者负责西源乡湖区的巡护工作,日常工作主要包括监测鸟种和记录鸟的栖息信息。若发现异常情况,需要及时向上级部门汇报。

水域缩减会影响到动植物的生存情况,进一步影响鸟类的觅食和栖息。段庆县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嫩草根茎因为缺水没有长出地面,以此为食的鸟儿便无法进食;吃贝壳的鸟类,由于水资源干枯,地表干裂,贝壳干涸而死;还有一部分吃鱼的,往年小湖小港还有一部分鱼虾、贝类可供进食,但今年气候干旱,湖港、湖汊等小部分水域都干裂了,鸟类只能到大面积水域岸边觅食。

段庆县向红星新闻表示,“由于最近垂钓者增加,带来了一定的生活垃圾,除了每日巡护、进行记录外,协会还发动了数名志愿者在保护区捡垃圾,将遗留下的烟盒、饮料瓶、饭盒等装进编织袋带回居住地,以求为越冬候鸟创造良好的生存环境。为了保护碟形湖,扩大湿地面积,他们积极参与了生态补水工程。”

针对今年鄱阳湖特殊干旱、持续干旱造成的碟形湖及周边湿地严重受影响,江西都昌县候鸟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决定从主航道调水实行生态补水。其目的在于保生态、保候鸟,扩大碟形湖面积,提升碟形湖水位,以此促进碟形湖沉水植物及鱼虾螺蚌繁育,增加候鸟的栖息觅食空间。

最近两周,当地管理局与保护协会共同合作,实施机械、人工共同作业,挖坝、挖渠、引水,搭帐篷、调动抽水机、铺设管道。9月24日,1台配有4个泵7500马力的抽水机开始工作了。据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李跃介绍,经过一日一夜的调水补水,碟形湖水位大概涨了6cm,干裂的湿地逐渐得到润泽,螺蚌遇水从泥土里活跃地拱出来,剩余的鱼类也增加了游弋空间。只要连续抽上20天左右,湿地面积会增加不少,湿地植物也会吸水萌芽,特别是蓼子草依水发育成片,将为候鸟栖息带来生机。

同时,3个基层保护站全员上岗加强巡护排查,落实民间组织和聘用护鸟员网格化保护。

由于地表干涸,大片苔草蔓延开来,但过早生长的苔草已经纤维化,无法作为鸟类的食物。为此,都昌县候鸟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组织了人工割草,目的是割除老草、死草,让嫩草重新生长以供鸟类进食。

段庆县介绍,近年来随着渔民退捕,环境好转,附近鸟类多了一些。湖区的留鸟有苍鹭,白鹭(大、中、小),小䴙䴘,凤头䴙䴘,夜鹭,黑水鸡,斑嘴鸭等,这些鸟的数量今年大致增加了13%到15%,特别是夏候鸟灰头麦鸡繁殖增加较快。

极其干旱的气候、不断繁殖的留鸟和逐渐到来的越冬候鸟,对当地的生态承载力提出了考验。段庆县认为,目前来看,生态补水“满足不了所有鸟类的生存需求,鄱阳湖面积大,这是杯水车薪,我们只是尽力保护这一片湿地而已。鸟儿到我们这里来,能生存下去,就不走了”。

李跃表示,为了面对这些考验,保护区工作人员“一直在跟时间赛跑,为候鸟安宁竭尽全力”。

中国人与生物圈国家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周海翔向红星新闻表示,他反对过度的人工干预,如几年前种藕、种水稻不收获,用来投食,是一种伪生态和宣传手段。“鸟类有自己的生态位,如果人工干预造成数量猛增,只会带来更大的生态压力。比如人工保护下的东方白鹳物种爆发,数量剧增,但很快因为食物短缺,频频与当地渔民、鱼塘之间发生矛盾。如果部分志愿者继续买鱼喂养,就会让动物的繁育变得更加不可控。 ”

他认为生态系统始终处于动态平衡之下,物种数量过高,生态容量出现问题后,物种的数量又会逐渐减少。“对自然生态系统来讲,不能以人的主观性来断定好坏。生态系统存在着自然波动,周围湖区的植被不会因为干旱都死掉了,只要水位明年恢复,照样水草丰满,这个是很自然的现象”。

飞溪河流环保公益中心理事长朱凯则建议相关部门加强巡查,密切关注湖区的洼地,及时疏散被困生物,不具备疏散条件的及时增加增氧设备、清理死鱼,更重要的是还要关注是否有濒危水生动物被困,尽最大力量及时解救和保护,尽可能的减少损失。

↑2022年9月22日,江西九江,进入枯水期的鄱阳湖湖口段干裂的湖滩。图据视觉中国

朱凯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本次旱情的影响已经形成,生物多样性保护更应该寄希望于未来,首先还要进一步提升公民环境保护的主动意识,从小事做起,履行好公民的责任,其次也呼吁相关政府部门在未来的城市经济发展中,进一步加强对生物多样性的认识和保护,特别是不能盲目建设对生态环境有影响的工程项目。从政府到公众凝心聚力,上下齐心,真正做到“共抓大保护”的良好社会格局。

而一位鄱阳湖生态研究的志愿者指出,持续干旱等极端气象是人类活动影响下的气候变化的一种状况,根本原因在于过度的人类活动。“江西干旱使得鄱阳湖水域面积缩小,涉及自然和人为等多方面原因,不能将缩小的原因归结到自然本身,而更需要考虑人为原因,如上游生态水调度问题、干旱情况下的节水问题、人工水利枢纽工程等。”

“每个人都应该做些对生态友好的努力,以帮助鄱阳湖提高响应能力,使得影响降到最低。”上述志愿者举例说,比如不去鄱阳湖猎取鱼类资源、拾捡螺蚌和垂钓等,让有限的食物留给江豚和已经陆续到达的冬侯鸟类;不偷盗猎候鸟;不擅自在露出来的洲滩上竞相飙车碾压以破坏湿地;不到野生动物栖息的地方露营等。

都昌县候鸟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也在9月16日发出倡议,号召广大市民、村民及游客,在鄱阳湖遭遇最强干旱的时候,不要到湖区捕捞、垂钓、挖沙等;在候鸟到来的时候,如发现伤病、受困、迷途等现象,要及时与当地林业部门、候鸟保护部门和野生动物救护部门取得联系,为守护鄱阳湖万物生灵尽到责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