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9月 2022
乌克兰主张的“中立模式”和“瑞典、奥地利中立模式”到底有何区别?

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第四轮谈判持续进行。综合俄罗斯媒体报道,俄代表团团长梅津斯基称,乌方提议成为一个“类似瑞典或奥地利的拥有军队的中立国”,但乌克兰总统办公室主任顾问波多利亚克随后否认了这一说法,他表示,当前的乌俄冲突中,所谓的中立模式只能是“乌克兰模式”。

“瑞典奥地利中立模式”和基辅提出的“乌克兰中立模式”的核心区别在哪里?多名国际问题专家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两者的本质区别在于,对于中立国有没有来自其他国家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安全保障”。

公开资料显示,奥地利和瑞典都是欧盟成员国,但两者都不是北约成员国。瑞典和奥地利奉行中立政策,在军事上不结盟,不允许外国军队在其领土上设立军事基地,其中奥地利的永久中立国地位更被写入其宪法。不过,奥地利和瑞典都有自己的陆军和海军,侵略的行为并不影响其中立性。

不过,但据乌克兰总统办公室主任顾问波多利亚克称,在当前的乌俄冲突中,所谓的中立模式只能是“乌克兰模式”,不存在其他模式和选择。他强调,乌方需要“绝对的安全保障”,要求国际伙伴与乌方签订有法律约束力的安全协议,缔约国必须确保乌克兰遇到类似当前情况时不会袖手旁观。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研究员张弘17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瑞典、奥地利模式是“无担保国的中立”,即该国从国际法层面上宣布中立,其他国家就不应再进攻该国,“无担保中立靠的是大国在道义上对该国中立立场的尊重”。

他分析认为,而乌克兰认为,“无担保中立”模式无法保障其安全,担心此次俄乌冲突再次上演,因此反对采取瑞典、奥地利模式。“但是,如果有来自其他大国的安全保障,实质上就又变成了军事同盟,且国际法上也没有这样的中立模式先例。”张弘表示,在俄罗斯看来,这样的中立无法使乌克兰脱离美西方的影响。双方的分歧使俄乌谈判进入难以解决的“死循环”。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冯仲平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乌克兰不加入北约”的要求目前已不构成障碍,乌克兰实际上已放弃加入北约的诉求,而北约也不愿意在此刻接纳乌克兰。但是,目前俄乌两国在“安全保障下的中立”上仍有巨大分歧。“从现实角度来看,也很难有国家愿意为乌克兰提供其所希望的安全保障承诺,即使作出承诺,在实际中也很难履行。”这名国际问题学者这样认为。

据英国《金融时报》等媒体报道,除中立模式外,俄乌谈判还主要涉及克里米亚半岛主权问题、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政治地位问题,以及对乌东地区俄罗斯裔居民的保护问题等。

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副研究员万青松对《环球时报》记者分析称,除中立问题外,俄乌双方还有两大难以妥协的分歧。一是在中立状态下,乌克兰的政治安排该如何处理,即乌克兰是否接受亲俄或中立的政府、顿巴斯地区能否拥有高度自治等;二是俄罗斯何时及在什么条件下停火撤军的问题,“乌克兰和美西方要求俄罗斯先停火撤军,再谈判,俄罗斯显然难以答应。”

冯仲平认为,在顿巴斯地区的地位上,俄乌双方的分歧是根本性的。俄罗斯此次军事行动花费巨大成本,不在顿巴斯地位上达成目标得不偿失;但乌克兰绝不会接受,即使政治高层妥协,民众也绝对不会接受。

不过,万青松认为,俄乌两国仍有妥协的空间:倘若普京和泽连斯基同意举行会晤,两国领导人可就一些原则性问题展开讨论,比如保障东部地区民众语言、文化、宗教的自由,并保证乌克兰东部地区不受西部地区“报复企图”的影响。

当地时间3月16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发表公开讲线亿美元的额外军事援助,这使美国在过去一周内承诺对乌克兰的安全援助总额达到10亿美元。自拜登政府成立以来,美国对乌克兰的援助总计已达20亿美元。根据白宫发布的声明,军事援助计划还包括反坦克导弹和更多美国已经开始提供的防御性武器。

“基辅提出的‘乌克兰中立模式’或许是一种谈判策略,也是一种拖延战术”,张弘提出这样一种可能性,美国武器援助陆续到来,显示出乌克兰背后美国的强硬立场和把俄罗斯卷入“相持战”的意图。而欧洲的态度则相对微妙:东欧三国支持乌克兰对俄罗斯抵抗到底,而德法等“老欧洲”更希望推动谈判,毕竟德国在经济和能源上离不开俄罗斯,而法国在战场上影响力有限。

张弘预计,俄乌战争或将至少拖延到四月底法国大选结束时,甚至拖到美国中期选举完成,除非俄罗斯采取更大军事动作,但这也意味着俄乌双方更大的成本和代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