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8月 2022
俄罗斯为什么不准车臣独立?苏联时期的糊涂账被普京彻底解决

1996年4月22日凌晨时分,在俄罗斯的车臣共和国境内,一辆全副武装的吉普车正高速行驶在距离车臣首府格罗兹尼不远的马路上。

这辆吉普车上坐的人物可不简单,他是大名鼎鼎的车臣共和国总统杜达耶夫,就是这位体格瘦削的中年人,让俄罗斯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损失惨重、吃了大亏。

自第一次车臣战争之后,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就发布了针对杜达耶夫的“斩首令”,但由于杜达耶夫异常狡诈谨慎,俄罗斯特工的好几次暗杀计划都以失败告终。

此时,杜达耶夫取出随身携带的卫星电话,与车臣武装的军事指挥官进行了短暂沟通,并向对方下达了最新的作战指示。

而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怎么也想不到,正是这个仅仅不到5分钟的电话,却最终终结了他的生命,也影响了整个车臣战争的走向。

挂断电话后仅仅几分钟,通过卫星电话,成功定位杜达耶夫行踪的俄罗斯军队,就向其乘坐的吉普车发射了2枚短程精确制导导弹。

随着一声巨响,吉普车被导弹击中并发生了剧烈爆炸,包括杜达耶夫及其亲信在内的5人全部殒命当场。

很快,这场俄罗斯特工和军队共同策划的“斩首”行动就登上了世界各大新闻报社的头版头条,同时,也让车臣,这个仅有一万七千平方公里的“弹丸小国”再次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可以说,从沙皇俄国时代到前苏联时期,再到如今的俄罗斯普京政府,近200多年的漫长时间里,围绕车臣独立问题展开的种种战争、谈判、较量、角逐几乎就一刻都没有停止过。

回顾历史,车臣民族早在中世纪时期就一直定居于北高加索地区,曾经也一度组建过自己的独立国家,由于车臣人信奉教,受教激进宗教思想的影响,车臣人一直是一支战斗力剽悍的种族。

随着沙皇的东扩和崛起,1816年,车臣人自己的国家被沙皇军队击败,国土也被并入了俄国的版图。

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尽管国破家亡,车臣人的反抗斗争从未停止过,作为天生的“战斗民族”,车臣在屡次复国的战斗中都给予了俄国人重创,最终,沙皇不得不采取了“种族灭绝”的下策。

在1816年被占领后不到60年的时间内里,75%的车臣人都被沙皇残忍屠杀,剩余的老弱病残几乎不可能再有什么作为,在沙皇看来是终于“一劳永逸”地解决了车臣问题。

但殊不知,以暴制暴历来都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车臣问题也是如此,即使面临被灭族的危险,车臣人流淌在血液中的好战与仇恨并未因此磨灭。

时间来到二战时期,车臣人为了复国选择与纳粹德国合作,但老辣的德国人只想让骁勇善战的车臣人成为其吞并苏联的“马前卒”,对车臣复国的请求并未给予回应。

二战结束后,作为德国鹰犬和帮凶的车臣人,就遭到了苏联残忍的报复和对待,斯大林直接下令所有车臣人离开祖先世代居住的故土,整体迁往苦寒的西伯利亚地区。

在迁往西伯利亚的路上,由于道路遥远且缺乏补给,近10万车臣人倒在了北迁的路途上,自此元气大伤,后来赫鲁晓夫上台,车臣人才得以再次返回了高加索地区。

虽然最终历尽艰难回到了“故土”,但车臣人已经无法对当时如日中天的苏联构成什么威胁了,但蛰伏不代表屈服,车臣人表面“臣服”的背后,追求独立的种子仍然在潜滋暗长。

时间来到上世纪90年代,随着苏联解体,这个世界上唯一能与美国对峙和抗衡的钢铁巨人轰然倒下,各个加盟共和国也都开始蠢蠢欲动。

随着与车臣共和国同处高加索地区的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亚美尼亚等相继脱离苏联独立建国,车臣人内心对独立的渴望也再次被激发了出来。

恰巧这时,车臣诞生了一位枭雄人物,这个人就是本文开头提到的杜达耶夫,作为土生土长的车臣人,杜达耶夫从青年时期就是一个坚定的车臣独立主义者。

后来,杜达耶夫加入了苏联军队,靠自己的能力一步步走到了空军少将的职务,在车臣各路武装中一直有着非常高的威望。

恰逢苏联解体,看到高加索地区三国相继宣布独立,杜达耶夫也就顺理成章地扛起了车臣独立的大旗,靠着之前积累的威望和人气,杜达耶夫振臂一挥立刻就是一呼百应。

很快,车臣武装就在杜达耶夫的带领下,推翻了当时苏共中央委派成立的车臣共和国政府,他也顺理成章地走向了权力的巅峰。

经过简单的选举和投票,杜达耶夫当选了第一届车臣共和国总统,还被130万车臣人尊为“国父”。

车臣单方面宣布独立,可以说是直接触动了叶利钦领导的俄罗斯的逆鳞,当车臣独立的消息传进克里姆林宫的时候,一向稳如泰山的叶利钦直接暴跳如雷,并扬言,如果车臣不尽快撤销独立,他不介意做“斯大林第二”。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车臣真要独立,俄罗斯必将血洗车臣,这样的表态可谓满满都是威胁的意味了。

讲到这里,相信大家一定都有一个疑问,同为高加索地区的加盟共和国,为什么亚美尼亚、阿塞拜疆、格鲁吉亚都可以顺利独立,唯独车臣独立会让俄罗斯和叶利钦有这么大的反映呢?

其实原因是显而易见的,与高加索其他三个国家是二战后主动申请加入苏联成为加盟共和国的情况不同,车臣地区虽然历来不乏反抗和斗争,但早在沙皇俄国时期,就已经被纳入了俄国的版图,除二战短暂被德国占领外,这种情况从未改变过。

因此在俄罗斯人眼中,车臣天然就是俄罗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叶利钦的计划里,车臣更可以说是他的“囊中之物”。

而且,在长达200多年的时间里,俄罗斯与车臣之间压迫与反压迫的战争就从来没有断绝过,绝大多数时候,俄罗斯人都是最后的胜利者,而且,在沙皇和斯大林时期,还曾一度把车臣收拾的“服服帖帖”。

故而俄罗斯人历来对车臣就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宗主”的观念,所以,无论是从历史角度还是情感角度,车臣的独立,都是骄傲的俄罗斯人所绝对不能也不可能容忍的。

进一步讲,除了历史和感情因素,俄罗斯不能让车臣独立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战略地位。

车臣位于前苏联著名的高加索产油区,每年的石油产量几乎占到整个苏联的20%左右,俄罗斯是绝不会放弃这样一个“大油田”和“资源库”的。

而且,车臣位于北高加索山脉,向南控制着与南高加索三国的各个险要山隘及要塞,更是俄罗斯控制整个高加索地区的命脉和枢纽。

毫不夸张地说,如果车臣独立,俄罗斯对高加索地区的掌控能力将大幅下降,而且,在面对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集团时,将失去一个天然的“战略纵深”,这是俄罗斯不可承受之痛。

了解了这些,我们也就明白了为何俄罗斯对车臣的独立反应如此的剧烈,面对可能出现的“伤筋动骨”的隐患,铁腕上台的叶利钦是绝不会手软的。

1994年,在多次尝试通过政治谈判方式解决问题均以失败告终后,叶利钦果断调集俄罗斯最精锐的部队快速南下,并放言要在一周内解决战斗,由此也展开了第一次车臣战争的序幕。

要知道,当时俄罗斯作为继承了苏联钢铁洪流的国家,虽然国家整体实力尤其是经济发展出现了明显的倒退,但单论军事力量而言,仍然拥有着和美国一较高下的实力。

正因如此,在第一次车臣战争爆发后,全世界所有媒体几乎都是一边倒地认为俄罗斯收拾一个小小的车臣几乎就是如砍瓜切菜一般的事,有军事评论家甚至打趣说是“高射炮打蚊子”。

多年在苏联军队中的摸爬滚打,锻造了这位枭雄独特的气质和敏锐毒辣的眼光,因此,他制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防御作战计划,而正是这个计划,最终让俄罗斯和叶利钦都丢尽了颜面。

当俄军精锐浩浩荡荡的来到车臣边界时,惊奇地发现车臣一方阵地早已人去楼空,大军一路南下竟然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很快,俄军机动部队就濒临车臣首府格罗尼兹城下。

胜利来的如此轻松,当时俄军不少高层都有些沾沾自喜,认为车臣早已被俄军吓破了胆,作鸟兽散各自逃命去了。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原来,杜达耶夫深知自己这点部队如果是和俄军的摩托化集团军正面硬钢肯定是不够看的,于是,他下令10万军队化整为零,以班排位作战单元,分散到了格罗尼兹城内各处,静静等待着俄军的到来。

而格罗尼兹,这个曾经车臣甚至整个高加索地区最为繁华的城市,即将成为最为惨烈的战场“绞肉机”。

随着俄军的大举深入,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城里的大街小巷都成为了战场,每前进一步都会遭到来自四面八方的袭击,有的是冷枪扫射,有的是小队偷袭,更多的直接就是炮弹如下雨一般倾泻而下,搞得俄军苦不堪言。

由于是在城市中,在各种高楼街道的阻拦下,俄军的机械化部队在这里根本就发挥不出任何的优势,而一辆辆的装甲车和坦克则成为了车臣武装的“活靶子”,战争打的非常的胶着,双方死伤更是极为惨重。

正是在格罗尼兹巷战中,俄军的王牌作战部队装甲旅131旅被车臣军队包饺子全歼了,120余辆装甲车被全部摧毁,耻辱的惨败迫使俄军不得不紧急撤出了格罗尼兹。

通过此战,车臣一举成名,他们不仅战胜了不可一世的俄罗斯军队,更向全世界展示了其不屈不挠的精神和顽强勇猛的战力。

第一次车臣战争,竟然以如此匪夷所思的方式结束,一向对自己的名声和面子极为重视的叶利钦可以说是气到吐血了,为此,他不惜花重金实施了对车臣总统杜达耶夫的“格杀令”。

而尽管取得对俄作战的胜利,但其实车臣的日子也并不好过,面对俄罗斯这只体力充沛的巨兽,车臣也渐渐显得不支,杜达耶夫也被逼的隐匿行踪四处逃窜,最终才发生了本文开头惨被轰杀的那一幕。

但无论如何试图“挽尊”,但第一次车臣战争,终究成为了俄罗斯大白熊叶利钦执政生涯的一个污点和败笔。

很快,时间来到了千禧年前后,自杜达耶夫遇袭身亡后,车臣武装针对俄罗斯的报复行动和就从来没有间断过,这期间,还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布琼诺夫斯克人质事件”。

150名全副武装的车臣在臭名昭著的巴萨耶夫的率领下,悄悄潜入了俄罗斯布琼诺夫斯克市,绑架了1500多名人质,最终这次人质劫持事件造成了105名人质死亡,25名俄特种警察身亡,可谓是代价惨重。

最终,在车臣人这种近乎“”式的和独狼袭击的反复侵扰下,不胜其烦的俄罗斯又发动了第二次车臣战争,而这次战争俄罗斯的幕后操盘手已经换成了著名的“普京大帝”。

就像最近毫不畏惧地对乌克兰发动军事行动一样,普京之所以被人们称为“大帝”,就是因为他超强的意志和绝不妥协的强硬作风,而让普京真正立威扬名的正是第二次车臣战争。

不同于第一次车臣战争的轻敌和冒进,俄军在普京的指挥下,进行了非常充分的准备,为了防止再出现“格罗兹尼巷战”这样的惨痛经历,俄军一开始就对车臣的各大城市和军事要点展开了地毯式无差别的轰炸。

而俄军接到的作战命令更是非常直接“对负隅顽抗的车臣反动武装,直接杀无赦”,而这期间,普京更是喊出他个人经典的一句口号:“饶恕是上帝的事,而我们的任务就是送他们去见上帝。”

最终在普京的强硬政策和俄军的大举进攻之下,俄军终于一雪前耻,很快就顺利收复全部失地,车臣就像一个不听话的孩子,最终在被家长狠狠教训后,回到了俄罗斯的怀抱。

在统一车臣后,普京对车臣人的骁勇善战感触颇深,于是一直致力于将这匹桀骜不驯的野马彻底驯服。

当时,车臣国内分裂出了两股势力,一股是以巴萨耶夫为首的反俄派,他们仍然试图通过发动一系列的恐怖活动迫使俄罗斯让步;另一股是以如今车臣领袖卡德罗夫的父亲老卡德罗夫为首的亲俄派,他们主张依附俄罗斯,服从莫斯科的领导。

普京则利用这个难得的契机,一方面对巴萨耶夫等采取了铁血政策,有反扑就立刻扑灭,最终巴萨耶夫也步了杜达耶夫的后尘,被炸弹袭击身亡;另一方面,普京又对亲俄的卡德罗夫大肆拉拢,要钱给钱,要物给物。

而随着巴萨耶夫和老卡德罗夫的相继遇袭身亡,如今的车臣领袖小卡德罗夫走上了历史舞台,这位外界号称“普京小迷弟”的车臣人其实并不简单。

一方面他对俄罗斯和普京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真心实意地服从莫斯科的命令,一方面也从未放弃过对车臣武装的淬炼和打造,在他的治下,这支车臣精锐力量已经成为了俄罗斯维持高加索地区稳定的一直重要骨干力量。

自此,从沙皇俄国时代发端,到前苏联时期的糊涂账,车臣问题在经历了—屈服—反抗—的数次历史轮回之后,终于在普京的手中得到了暂时的解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