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8月 2022
欧美洋文的汉文“准确译文”示例

。译文理应以“信”为准,“准确至上”。若欧美洋书洋文之原文既不“达”,又不“雅”,为何要帮它通畅高雅起来?所以鲁迅的“反潮流”译文原则“直译”和“宁信而不顺”才正确。

按照“准确至上”译文原则,译文务需避免“达雅”式美化。例如人教社最新版七年级语文下册有一篇“阅读文”《伟大的悲剧》,其前三段译文理应质朴、“准确”如此:

耶元1912年1月16日这一天,斯科特一行清晨出发,走得比平时更早,为的是早一点看到非常美丽的秘密。焦急的心情早早地把他们从自己的睡袋中拉了出来。到中午,这五个坚持前行的人已走了14公里。他们热情很高地行走在没有人迹的白色雪原上,因为现在再也不可能达不到目的地了,为人类所做的决定性业绩几乎已经完成。可是突然间,伙伴之一的鲍尔斯不安起来。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广阔雪地上的一个小小的黑点。他不敢把自己的猜想说出来:可能已经有人在这里树立了一个路标。但现在其他人也都可怕地想到了这一点。他们的心在颤抖,只不过还想尽量安慰自己罢了——就像鲁滨逊在无人岛上发现陌生人脚印时尽力想把它看成自己的脚印一样。其实他们已经明白:以阿蒙森为首的挪威人已在他们之先到过这里了。

没过多久,他们发现雪地上插着一根滑雪杆,上面绑着一面黑旗,周围是他人扎过营地的痕迹——滑雪板的痕迹和许多狗的爪印。在这残酷的事实面前已经不必再怀疑:阿蒙森在这里扎过营地了。千万年来没人到过,或者说,自古以来从未被人类看见过的地球南极点,竟在很短的时间之内——一个月内两次被人发现。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听说过的最不可设想的事。而他们恰好是第二批到达的人。他们只是迟到了一个月。虽然过去流逝的时间有几百万个月,但现在迟到的这一个月,却显得太晚了——对人类来说,第一个到达者拥有一切,第二个到达者什么也不是。一切努力都白费了,经历的辛苦显得非常可笑,几星期、几个月、几年的希望完全可以说是疯狂。“经历了这么多辛苦和数不清的痛苦烦恼,风里吃,露天睡——这一切到底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这些探险梦想?可现在这些梦想全完了。”斯科特在他的日记中这样写道。泪水从他们的眼里流出。虽然非常疲劳,这天晚上他们还是睡不着觉。他们像被判了刑似的失去了希望,郁闷地继续走着那一段到极点去的最后路程,而他们原先想的是:欢呼着冲向那里。他们谁也不想安慰别人,只是默默拖着自己的脚步往前走。1月18日,斯科特海军上校和他的四名伙伴到达南极极点。由于不再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人,这里的一切并没有使斯科特觉得非常耀眼。他只用冷淡的眼睛看了看这块让人伤心的地方。“这里看不到任何东西,和前几天让人恐惧的单调没有任何区别。”这就是罗伯特.福尔肯.斯科特关于南极极点的全部记叙。他们在那里发现的唯一不平常的东西、不是由自然界造成的,而是由竞争对手造成的,那就是飘扬着挪威国旗的阿蒙森的帐篷。挪威国旗像是在,得意地在这被人类冲破的堡垒上哗哗飘响。它的占领者还在这里留下一封信,等待着这个不认识的第二名的到来。他相信这第二名一定会随他之后到达这里,所以他请他把那封信带给挪威的哈康国王。斯科特接受了这个请求。他要忠实地去执行这个最无情的责任:在世界面前为另一个人完成的探险业绩做证,而这一事业正是他自己所热情追求的。

他们郁闷地在阿蒙森的胜利旗帜旁插上英国国旗——一面迟到的“联合王国的国旗”,然后离开了这块“对不起他们探险雄心”的地方。在他们身后吹来暴烈的冷风。斯科特带着不好的预感在日记中写道:“回去的路使我感到非常可怕。”

本文作者茨威格是奥地利作家。我不知道原文是德文还是英文,仅仅删改了教材译文中的中文成语和“达雅”美化词汇,是不是立刻就大大“减色”了?

1912年1月16日这一天,斯科特一行清晨启程,出发得比平时更早,为的是能早一点看到无比美丽的秘密。焦急的心情把他们早早地从自己的睡袋中拽了出来。到中午,这五个坚持不懈的人已走了14公里。他们热情高涨地行走在荒无人迹的白色雪原上,因为现在再也不可能达不到目的地了,为人类所做的决定性的业绩几乎已经完成。可是突然之间,伙伴之一的鲍尔斯变得不安起来。他的眼睛紧紧盯着无垠雪地上的一个小小的黑点。他不敢把自己的猜想说出来:可能已经有人在这里树立了一个路标。但现在其他的人也都可怕地想到了这一点。他们的心在战栗,只不过还想尽量安慰自己罢了——就像鲁滨逊在荒岛上发现陌生人的脚印时竭力想把它看作是自己的脚印一样。其实,他们心中早已明白:以阿蒙森为首的挪威人已在他们之先到过这里了。

没过多久,他们发现雪地上插着一根滑雪杆,上面绑着一面黑旗,周围是他人扎过营地的残迹——滑雪板的痕迹和许多狗的足迹。在这严酷的事实面前也就不必再怀疑:阿蒙森在这里扎过营地了。千万年来人迹未至,或者说,太古以来从未被世人瞧见过的地球的南极点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一个月内两次被人发现,这是人类历史上闻所未闻、最不可思议的事。而他们恰恰是第二批到达的人,他们仅仅迟到了一个月。虽然昔日逝去的光阴数以几百万个月计,但现在迟到的这一个月,却显得太晚太晚了——对人类来说,第一个到达者拥有一切,第二个到达者什么也不是。一切努力成了徒劳,历尽千辛万苦显得十分可笑,几星期、几个月、几年的希望简直可以说是癫狂。“历尽千辛万苦,无尽的痛苦烦恼,风餐露宿——这一切究竟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这些梦想,可现在这些梦想全完了。”斯科特在他的日记中这样写道。泪水从他们的眼睛里夺眶而出。尽管精疲力竭,这天晚上他们还是夜不成眠。他们像被判了刑似的失去希望,闷闷不乐地继续走着那一段到极点去的最后路程,而他们原先想的是:欢呼着冲向那里。他们谁也不想安慰别人,只是默默地拖着自己的脚步往前走。1月18日,斯科特海军上校和他的四名伙伴到达极点。由于他已不再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人,所以这里的一切并没有使他觉得十分耀眼。他只用冷漠的眼睛看了看这块伤心的地方。“这里看不到任何东西,和前几天令人毛骨悚然的单调没有任何区别。”这就是罗伯特.福尔肯.斯科特关于极点的全部描写。他们在那里发现的唯一不寻常的东西、不是由自然界造成的,而是由角逐的对手造成的,那就是飘扬着挪威国旗的阿蒙森的帐篷。挪威国旗耀武扬威、扬扬得意地在这被人类冲破的堡垒上猎猎作响。它的占领者还在这里留下一封信,等待着这个不相识的第二名的到来,他相信这第二名一定会随他之后到达这里,所以他请他把那封信带给挪威的哈康国王。斯科特接受了这项任务,他要忠实地去履行这一最冷酷无情的职责:在世界面前为另一个人完成的业绩做证,而这一事业正是他自己所热烈追求的。

他们怏怏不乐地在阿蒙森的胜利旗帜旁边插上英国国旗——一面姗姗来迟的“联合王国的国旗”,然后离开了这块“辜负了他们雄心壮志”的地方。在他们身后刮来凛冽的寒风。斯科特怀着不祥的预感在日记中写道:“回去的路使我感到非常可怕。”

仅仅这三段,我的质朴“准确”译文就删改了以下20个汉文成语和40个汉文“雅词”:

坚持不懈,热情高涨,荒无人迹,人迹未至,闻所未闻,不可思议,千辛万苦,风餐露宿,夺眶而出,精疲力竭,夜不成眠,闷闷不乐,毛骨悚然,耀武扬威、扬扬得意,猎猎作响,冷酷无情,怏怏不乐,姗姗来迟,雄心壮志。

启程,无比,拽,无垠,紧紧,战栗,竭力,早已,残迹,足迹,严酷,太古,世人,极短,恰恰,昔日,逝去,光阴,徒劳,历尽,十分,简直,癫狂,无尽,究竟,尽管,冷漠,描写,寻常,角逐,相识,履行,职责,热烈,辜负,刮来,凛冽,寒风,怀着,不祥。

我的质朴“准确译文”没了这60个汉文成语和“雅词”,是不是寡淡乏味了太多?没错,茨威格的外文原文,本就不会如“达雅”汉文那样绚丽多彩,打动人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